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二黄慢板 > 陈彦衡(中国京剧乐师)

http://someruffcomp.com/ehmb/258.html

陈彦衡(中国京剧乐师)

时间:2019-09-03 19:0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玛瑙网是一部内容开放、自在的互动收集百科全书

  客观、专业、权势巨子的学问性百科全书

  查看我的珍藏

  陈彦衡(中国京剧乐工)

  编纂:玛瑙网互动百科时间:2019-08-24 11:09:46

  陈彦衡(1868~1933),中国京剧乐工。四川宜宾人。擅京剧胡琴,对京剧生旦唱腔深有研究。他与京剧界名艺人谭鑫培、梅雨田、孙春山、林季鸿交往,配合设想缔造新鲜的唱腔,很多演员的艺术成绩也得力于他的指点、教授。他的京胡伴奏技巧造诣很深,共同演员演唱丝丝入扣,相得益彰。梅兰芳、余叔岩、言菊朋、孟小冬等都曾获得过他的指导。著有《戏选》、《说谭》、《燕台菊萃》、《旧剧丛谈》等书。在《戏选》中所收的剧目均附有工尺谱,初创有工尺的京剧唱腔谱。

  1868年

  1933年

  陈彦衡,男,出名京剧琴师。别名鉴,字新铨,成名后人称“陈十二爷”。四川宜宾人。擅长京剧胡琴,对京剧生旦唱腔深有研究。陈彦衡自幼工书善画,特好音乐。居住济南时向抚琴名手学七弦琴,得其诀窍,常深夜苦研琴艺。陈彦衡光绪时居住北京,与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鑫培、余叔岩、梅兰芳、言菊朋,琴师梅雨田等交往极深。得“谭之神髓特多”,为谭伴奏,水乳交融,使谭“佩服不止”。与谭谈音韵,更使之服气。腕劲和指法胜人一筹,琴声委婉悠扬,极尽平铺直叙之能事。被誉为“临水笛韵”、“胡琴第一”,成为京城的“胡琴圣手”。余叔岩、言菊朋等都曾受其教益。陈彦衡也是谭鑫培、梅雨田的密友,与京剧名票友孙春山、林季鸿亦有交往,配合设想缔造了不少新鲜动听的唱腔。因而梅兰芳常向他求教。 陈彦衡曾用工尺谱记实谭腔,被梅兰芳称为“创造”。不守门户之见,除谭外还记实其他名角唱腔不少,鼎新缔造了20多个花过门。培育提拔后学更是竭尽全力,成为广传谭腔之人。花旦中,梅兰芳受益最多,梅编脚本、创制新腔,亦请陈列想。陈门徒逾千,如王少卿(梅兰芳琴师)、李佩卿(余叔岩琴师)、杨宝忠(马连良琴师)等均是。后迁

  居上海,主编《戏曲月刊》专栏《戏曲丛谈》。晚年以教戏为业。回川后,与名角配戏操琴,曾惊动蓉、渝。著作有《戏选》、《说谭》、《燕台菊粹》、《旧剧丛谈》等。

  陈彦衡,名陈新诠,后更名陈鉴,四川宜宾人,生于清同治戊辰年十一月初九日 (注:即公元1868年12月22日)。擅长京剧胡琴,在京、津、沪、汉、四川 (成、渝) 等地剧院吹奏,辄悬牌“胡琴圣手”或“第一琴师”,其时不断未有贰言者或被否定。他对京剧老生和花旦唱腔也颇有研究, 其终身便反映出京剧胡琴和老生唱腔的成长。

  陈彦衡幼时很是聪慧,回忆力很强,文思火速,能触类旁通。他虽饱读诗书,可是最厌陈腔滥调而爱读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东坡等精辟晓畅的文章。他十五岁时写的《游龙洞记》使长者惊讶其笔调直似柳宗元。其父考中满清咸丰辛酉科举人,拣发(派遣为)山东胶州知州。继因忤(获咎)巡抚丁葆祯而罢官, 遂隐居山东济南。见其子 (即指陈彦衡 )天资虽高但不合其时择士(选拔人才)尺度,故常督促其学招考之文,以求科举功名,而他一直不感乐趣,累试不中,只是个国粹生员。其父是个京剧快乐喜爱者,对陈彦衡爱上京剧无疑有影响,但却严酷限制他沉湎此中,故更主要的影响是, 其时四大徽班兴起,名角荟萃,皮黄(即京剧)风行, 以人人追求能唱能拉琴为乐的社会风尚。 出格是他在众亲朋长

  辈中展示出这方面的才调遭到奖饰, 最初也只好对他研究京剧听之任之。

  陈彦衡起首向七弦琴高手金子绳学抚琴。 颠末一番周折, 金子绳由始而不肯转为尽心竭力地将其操琴诀窍都教授出来,使陈彦衡得其真传。 陈彦衡将胡琴的定弦方式,套用在七弦琴的定弦上,从而大大简化七弦琴定弦的繁琐步调。日后,他又将弹七弦琴的手艺和道理使用到拉京剧胡琴上, 故他拉出的京胡曲调, 还有一番神韵。那时济南的京剧好演员老生有刘和坤孙顺陈秀华刘洪宝,花旦有陈瑞林(兼演小生),武生有薛凤池葛文玉,小丑有仇瑞林。他们在唱、做、念、打方面均有深挚功力。在排场方面也都是名手,各有所长。陈彦衡时年方十六、七岁心驰神往,潜心仿照,甚至夜以继日, 而颖慧甚快。他那时髦不谙工尺(旧时记实中国乐曲的格局),但归家以胡琴一找即得。他常常在夜深人静偷偷操练,用一根细长竹扦(或者小货币)垫在胡琴筒子的蛇皮上,将琴声尽量压低苦练。如是者三、五年, 在过门、托腔、牌子等各方面都学会不少。拉整出戏都能应付自如。他不只控制了操琴的一般法例,还研究出如何拉才超卓动听,使不少里手都暗示钦佩。

  陈彦衡之岳父曾为其谋得云南罗平知州一职, 他未去到差,又设法改在直隶(今河北)候补。直隶总督杨士骧的儿子杨梧川和侄儿杨晴川都极爱京剧, 与陈彦衡一见如故常向他就教京剧的唱法和

  拉琴方式,先父在天津住了好久,都未能挂牌补上知县。在此候补期间常到北京看戏。在“中和园”饱听了谭鑫培的演唱和梅雨田的操琴。他每次都设法坐在小池子里戏台的两侧, 听谭唱梅拉, 全神贯注心领神会, 回到客店急速用工尺记谱。有时回忆不清,在睡梦中忆及,当即从帐顶上取下胡琴,用细竹扦卡在琴筒蛇皮上压低琴声,频频操练,直至完全拉对才干休,遂喜不至胜。其时的京官城市唱几句京戏,每天工余(下班)在小馆聚吃后唱戏,均约陈彦衡操琴伴奏。也有不少名角加入,借此吊嗓(练唱),遂与陈彦衡认识而熟悉,称兄道弟交往甚厚,陈彦衡的琴艺也因而大为长进。不久, 杨士骧病故由端方递补直隶总督, 端方之子继先(号昆侯)也嗜好京戏,时向陈彦衡学谭腔(谭鑫培的唱腔)。其父看到陈彦衡的意趣只在京戏上陈彦衡遂设法给他补了个小京官, 举家迁到北京,每天陈彦衡只是办点例行公函,而全力投身于研究京剧胡琴和唱腔。

  陈彦衡到北京后,接踵结识了梅雨田, 谭鑫培等北京梨园界的顶尖人物,向他们进修和彼此切磋,本人则夜以继日地吃苦研究, 使胡琴身手和对谭腔的控制都突飞大进, 以致于成为阿谁时代一位对梨园界有普遍而深远影响的人物。他数十年如一日,迟早都要操练一遍胡琴,他的琴技特点次要是;指音清晰、干脆, 无瞎字(按音不精确),手腕无力而矫捷,无倒拖子、无杂音,按弦或

  刚或柔并以小指相辅,故拉慢板时气韵丰满,偶尔加花则凸起出色, 但从不等闲利用和矫饰而干扰演员的表演氛围。拉快板时越快越双(摆布手并用), 骤如疾风, 从未拌蒜(拉乱),仍与唱腔混如一体, 严丝密缝。每上台伴奏必换新弦并细心查抄确无发毛有槽者,故数十年从未发生过在台上断弦的不测。陈彦衡除了通晓胡琴外, 对京剧排场的其他乐器也颇有造诣。他曾向梅雨田和笛师方二立学了笛子的很多曲牌和向一些昆曲票友学会了良多昆曲戏;他又跟唢呐师锡子刚学会了曲牌100多首,并考据了它们的渊源和说明用在什么场所, 这些他都逐个记谱(笛子和唢呐曲牌的两种宝贵材料现均保留于“中国戏曲学院”)。 他还擅长打小鼓,根基上是学自为谭鑫培打鼓的李五,也采纳了刘顺的一些鼓点子。后来给余叔岩打鼓的杭子和与给言菊朋打鼓的乔三都曾向他就教。他打鼓的特点是:腕子活,点子脆,在台上眼灵手快, 特别是“搓儿”,快急如风。他学会老谭在《伐鼓骂曹》中“擂鼓三通”和“夜深厚”的鼓套子, 被公认为可与老谭媲美。后来有人向他学此技巧,他必定叫他们先练熟“搓儿”,半年后再进修打鼓。出名的琴师如高连奎(高庆奎之弟)、王少卿、杨宝忠、李佩卿等,均曾受过先父在琴艺或者《伐鼓骂曹》打鼓方面的指导以及严酷锻炼,而身手猛进。他在诗书绘画和雕镂图章方面也颇有研究和造诣,这些对他在京剧的琴艺和声腔的研究中均有积极的感化。

  此时,陈彦衡虽然对京剧的音节、字音识别精确,理解深透,拉琴的技巧已进入高深阶段, 但他对梅雨田的胡琴臻神入妙的境地,

  陈彦衡先外行稿《空城计》公尺谱

  十分敬慕,总感觉本人还没有登堂入室。遂请求其老友安徽人吴凤笙等约梅雨田等在泰丰楼吃小馆交友。饭罢, 按例来一段京戏,陈彦衡操琴。梅雨田听完一曲后奖饰他拉得“很秀”, 评价甚高。陈彦衡从此与梅雨田终身交往亲近,不时向梅雨田请教,梅老亦尽其所能地教授且每有鼎新看法均与他参议,他也确能提出合理的建议,互相切磋。梅老为谭鑫培操琴多年,共同谭腔丝丝入扣, 分毫不爽,全凭回忆,陈彦衡遂建议把谭腔用“工尺谱”记下, 免得遗忘, 梅老欣然同意, 于是两人合作记下了不少谭腔的“工尺谱”,也开创了用此方式记京剧唱腔的先例(我后来将此拾掇出书)。在记谱的同时,他很留意戏词, 如谭唱的“想当初弟在时多么侥幸”,陈彦衡认为文理欠通, 而改为“…多么欢庆”。又如《捉放曹》中有一句“为什么出庄来把老丈来杀,是何根呀?”很繁冗,遂改为“出庄来杀老丈是何根呀?”又如《坐宫》“还需要紧启齿慢吐真言”,陈彦衡认为老谭唱错了,余叔岩和言菊朋也同意, 遂改为“还需要紧杜口慢吐真言”,当前的老生也以此唱词为准。不外其妻洪氏其时对峙认为老谭的唱词没有错, 是陈彦衡听错了,应为“还需要‘谨’启齿慢吐真言”,也有事理。

  《空城计》手订谱

  陈彦衡结识赫赫有名的谭鑫培之前,先设法托几位与谭最要好的伴侣,将陈彦衡约到谭家与谭相会见。是日,陈彦衡到了谭家,谭鑫培久已传闻过陈彦衡和他的琴技, 于是在伴侣的建议下, 请谭吊嗓唱一段由陈彦衡拉琴,谭欣然应允。先唱了《碰碑》,又唱了《空城计》, 陈彦衡的琴为谭的唱托得水乳交融,于是谭又唱了一段《鱼藏剑》。此戏, 谭不常唱,后面快板又多小腔,陈彦衡托得敷衍了事, 遂使谭大为惊讶,钦佩不已。 岂知这是陈彦衡多次在“中和园”花了一吊三百文钱的价格学会和服膺在心的!再加以这段时间和梅雨田研究谭腔大有收成。 因此谭与陈彦衡畅怀畅谈,谭老对陈彦衡进而所讲到的音韵问题,甚为心服,遂约陈彦衡常到他家谈艺吊嗓。谭老对生、旦、净、丑无一不精,对胡琴、锣鼓无一不熟,陈彦衡则虚心逐个进修, 牢牢紧记。谭老对文句的通畅,音韵的精确方面,也不时向陈彦衡求正,两人的交情进一步加深。

  在“九·一八”事情当前,北京市道慢慢萧条, 陈彦衡夫人在北京病逝,陈彦衡

  的糊口有时颇感坚苦。这时有个张仁乐(号燕青,是张之洞的第十一子), 写信派人约陈彦衡到东北去, 说他在“满洲国”当了实业部大臣, 约陈彦衡到他那里,他能委以高官, 收入良多。先父接信后,向良知的伴侣说:“此刻日本侵略中国,不忘本的中国人谁不悔恨?!他们腆颜事仇,不怕挨骂,我可不克不及跟着他们去挨骂。”先父即回信拒绝。正在此时,上海票友许良臣等选举苏少卿写信来,说他们约集了上海几位票友预备了房子,请陈彦衡到上海教戏。于是陈彦衡遂下决心举家南迁。

  到了上海住在张家花圃许的对面。上海人闻其名已久, 求教的人川流不息。许良臣本是陈彦衡在北京教了好久的学生,他嗓子很是好,唱起来颇有谭的味儿。罗亮生本是上海名票,每到北京必向陈彦衡就教,他嗓音较差,但会唱, 唱起来颇动听。这两位见陈彦衡把家迁到上海,实现了他们的希望,都很是欢快,替陈彦衡引见了不少学生。苏少卿曾久在北京跟先父进修谭腔,到了上海也广收门徒。他想到先父到上海之后便能使其唱腔进一步提高,更是兴奋莫名。在上海还有一位与陈彦衡有世谊而唱得出格超卓的人,他即是杭州人许姬传。他向陈彦衡学了十几出谭派唱腔,此次在上海重逢,许又向陈彦衡多方面就教, 收成很大。后同陈彦衡配合编纂《燕台菊萃第一辑·四郎探母》。他当前不断跟梅兰芳先生共事作他的秘书。此外,陈彦衡还收了两名操琴的门生,倪秋萍和周正芳,一位拉胡琴,一位拉二胡,互订交替,手法工致分歧。两年中跟陈彦衡虚心学会了胡琴的一切根基法例。后来,倪秋萍又拜王少卿为师,专练二胡,名驰上海。这段时间经老友引见陈彦衡又收了一个高材生门徒,即是刘仲秋(那时名叫刘宝祥)。他本来在唱、做方面都下过苦功夫,为了进修,拜门之后又好学苦练,在两年内学会了好些戏。后来他在夏声剧校当校长。在上海这段时间,先父又出书了一本《燕台菊萃》,是全数《四郎探母》的工尺谱,系由许姬传抄写印出。同时,在大东书局刘豁公主编的《戏剧月刊》上写了《群英会》、《宝莲灯》全剧的剧词和唱段的工尺谱,分三期刊出。并在《戏剧月刊》上连续颁发了陈彦衡积多年之经验,精辟阐述京剧唱腔的“戏曲从谈”,由于一·二八淞沪抗战迸发而中缀。

  在此严重时辰, 四川来了两小我,何欣初和罗孝可,他们受成都、重庆两地票友的委托,请陈彦衡回四川教戏。陈彦衡听了很欢快, 由于四川乃桑梓之地,陈彦衡很久都没有归去过,也正想分开上海。陈彦衡在重庆住在通远门,遭到重庆票友们的强烈热闹接待。在此又收了陈佩卿和李玉奎两位作门徒,陈演老生在上海颇出名气,李本来也唱老生,后来嗓子不可改业操琴,托人说妥后在饭馆叩头行礼。李玉奎会打小鼓, 欲请陈彦衡教他《伐鼓骂曹》的几套鼓点子,陈彦衡不客套地说“你先练半年“搓儿”,李口头承诺但心里很迷惑, 也只好听从教员叮咛耐心练“搓儿”,练了一个月后再听陈彦衡打鼓,吓了一跳,陈彦衡起的搓儿如一阵清风,他怎样追也追不上,这才心服口服。他于是日夜加紧操练,过了一些时候渐能驾轻就熟才去请陈彦衡教他鼓点子。陈彦衡见他虚心勤学,肯下苦功,遂先教他“掏点”,这又是一门难事。过了些时候, 李竟然体会了“掏点”的窍门,陈彦衡才教他“擂鼓三通”和“夜深厚”的鼓点子。虽然他不及陈彦衡打得那样矫捷巧妙,但已为一般人所不及。后来他去到成都成为人所钦慕的鼓点子教员,包罗北京来的演员都向他就教。

  在成都,何欣初和乔仲泉约集了浩繁票社, 包罗“己巳”、“七三”、“星

  六晚会”、“友联”、“阳春”等,联名请陈彦衡到成都教戏, 陈彦衡未便辞让遂与其子陈富年同乘汽车到了成都 (注:那时成渝马路刚修好通车,, 路面粗拙,一些路段道路泥泞高卑,据陈富年的另一篇文章说,500公里旅程他们走了四天才到,还在汽车上睡了一夜)。到成都后,陈彦衡的气管炎和胃病便发了。这时成都各票社倡议, 请先父在“春熙大舞台”拉琴五天示范,由陈富年演唱 (注:从报纸告白上看表演为六夜, 1933年11月5-10日,剧目为《宇宙锋》、《二进宫》、《回龙阁》、《贩马记》、《女起解》、《孝义节》)。此时,陈彦衡身虽有恙,但还不十分严峻,便同意了。演完后, 先父的病没有减轻, 可是学艺的连续不断地来了。

  此后,他的病又加重,勉强支持,草拟两部著作,《中国音乐的特点》和《中国戏曲鼎新立异的方式》。才写了几行, 便倒在床上,不克不及提笔了。到成都整整一百天的一个下战书,曾经不克不及讲话了。成都各票房的人都赶来探望他,他只能对最熟的人轻轻点头。颠末大师会商,请来了志范病院 (注:这仅是在其居处统一条街的一家私家诊所) 一位德国留学的大夫张国元, 诊病后他摇头对大师说“脉都找不到了,还怎样下药?!”就在那天深夜两点半钟,与世长辞!时间为1933年12月18日,享年65岁。

  注:他在病中写了一首诗:

  成都从来鲜飘雪,地系平原气潮湿。

  一夜冻龙带雪飞, 翠竹滴沥芭蕉折。

  我今来此病百日, 咳嗽痰涎涕沾鼻。

  窗隙壁洞地穴鼠,四方风动眠不得。

  坐拥铁衾到天明,鸦声呀呀纸窗白。

  1922年,夏历壬戌年:言菊朋随陈彦衡习谭派声腔

  言菊朋遇陈彦衡,陈为之伴奏,相得益彰。自此,随陈习谭派声腔。颇收点睛之妙。此后二人合何为久。

  1923年,夏历癸亥年:言菊朋与陈彦衡拾掇谭氏旧本

  言菊朋从陈彦衡游,对以往所学谭派戏细为加工。菊朋藏有谭氏旧本《取帅印》、《法场换子》等,以之就教彦衡。陈氏于此数剧亦仅知零散唱腔,乃据谭派准绳并插手一些工致的方式,拾掇成完整唱腔。此数剧经言氏不竭加工,成为言派晚期代表作。

  1923年12月5日,夏历癸亥年十月廿八日:梅兰芳三次赴沪表演

  梅兰芳第三次赴沪,演于法租界郑家木桥老共舞台。言菊朋应梅兰芳之邀以票友身份出演。同业有老生王凤卿、琴票陈彦衡等。

  1923年12月7日,夏历癸亥年十月三十日:梅兰芳三次赴沪表演第一天

  梅兰芳第三次赴沪表演第一天,演于法租界郑家木桥老共

  压轴:《空城计》(言菊朋饰孔明,陈彦衡操琴)

  大轴:《武家坡》(梅兰芳饰王宝钏,王凤卿饰薛平贵)

  1923年12月8日,夏历癸亥年十一月初一日:梅兰芳三次赴沪表演第二天

  梅兰芳第三次赴沪表演第二天,演于法租界郑家木桥老共舞台。

  压轴:《取成都》(王凤卿)

  大轴:《南天门》(梅兰芳,言菊朋,陈彦衡操琴)

  1923年12月9日,夏历癸亥年十一月初二日:梅兰芳三次赴沪表演第三天

  梅兰芳第三次赴沪表演第三天,演于法租界郑家木桥老共舞台。

  《八义图》(言菊朋,陈彦衡操琴)

  压轴:《御碑亭》(梅兰芳,王凤卿)

  1924年,夏历甲子年:孟小冬假寓北京

  孟小冬假寓北京,从陈彦衡学戏,复向言菊朋问艺。

  1924年,夏历甲子年,秋:上海丹桂第一台请言菊朋、陈彦衡合作赴沪未果

  上海丹桂第一台托票友周梓章赴京邀角,以六千五百元价格请言菊朋、陈彦衡合作赴沪,后因陈坚拒未果。

  1924年,夏历甲子年:言菊朋初次在胜利公司灌制唱片五张

  言菊朋应胜利公司约,灌制唱片五张,计《辕门斩子》、《桑园寄子》合一张,《状元谱》、《鱼肠剑》合一张,《法场换子》、《奇冤报》合一张,《二进宫》、《取帅印》各一张。此系言氏初次灌片,由陈彦衡操琴,乔玉泉司鼓。

  1924年3月,夏历甲子年:张作霖五十贺寿堂会

  奉天张作霖五十贺寿堂会,京中名伶几被邀一空。言菊朋、陈彦衡、蒋君稼以票友身份被邀与会。言氏演《失空斩》,又与陈德霖、王瑶卿、龚云甫金仲仁等演《雁门关》,大受接待。

  1925年3月,夏历乙丑年:张作霖寿诞堂会

  张作霖寿诞堂会举行。

  此中言菊朋赴奉天加入,表演《辕门斩子》、《八义图》等剧,未带排场,姑且由陈彦衡代邀余叔岩之排场李佩卿、杭子和伴奏。此行言菊朋得款一千园,除去排场等开销,所剩无几。返京后,与陈彦衡失和。

  在北京有五位学谭腔出名的票友, 人称“五谭”(注:也有作“五坛”的),即王君直王又宸王雨田张毓庭贵俊卿,他们都在进修谭腔或者打鼓的技巧方面向先父有所请益求教。王君直生就了一付和谭类似的“云遮月”嗓子 (即开初嗓音平平,但愈唱愈亮,有如月从云中闪现。) 唱起来很有谭的味道。他在陈彦衡家中住了一年多, 向陈彦衡学了良多谭腔,成为天津的谭派名票,但他没有深挚的功力,身材欠安, 只能终身玩票。 王又宸的嗓音出格清澈,,并作了老谭的女婿,很多处所也像老谭,下海后很受观众接待,他也经常向陈彦衡请教谭腔,并向陈彦衡学了《伐鼓骂曹》的鼓点子, 颇有成绩。但最使陈彦衡满意的两位奇才门徒即是余叔岩和言菊朋。

  余叔岩是名老生余三胜之孙, 名旦余紫云之子,小时便常在天津表演,名“小小余三胜”。余幼工很是结实,会良多武戏,兼演老生, 在天津极受接待。到十几岁时倒仓(注:男性因芳华期心理发育影响嗓音变粗哑,多为阶段性),回到北京。不久与陈德霖的女儿成婚。他醉心谭鑫培的腔调,每逢谭表演必去观摩,可是谭的腔很多多少都没有学到,他的岳父陈德霖与先父交情很深,叔岩遂托他引见拜陈彦衡为师。余第一次由其岳父陈德霖带来陈彦衡家是1912年, 余其时髦留着辫子,他拜师之后与陈彦衡和青衣票友丁缉甫在陈家受壁胡同院内的藤花架下合影留念。

  陈彦衡见叔岩聪敏而勤学,待如本人子侄, 爱护备至, 直到1915年共教余二十几出谭派戏。那时,他天天一早就到陈家上课,先哼腔,接着上胡琴吊嗓,足足要用三个钟头的功。 然后师母为他煮一碗养分丰硕调养嗓子的面条,定要叔岩吃下。陈彦衡循序渐进天天给他吊嗓子,使叔岩成功渡过倒仓期,调门恢复到六字调以上。余学会的第一出谭派戏为《打棍出箱》,经陈彦衡引见其在名票晏明允家中堂会试演,由陈彦衡操琴,叔岩唱做俱佳,观众感觉很过瘾。那时谭老因年迈早已不消吊毛,改成他缔造的“钻被窝”,而叔岩年轻,仍做“吊毛”(手不着地向上吊翻), 清洁利落,在出箱时用了个他本人缔造的“鲤鱼打滚”,当报子摸到他时,他两手一撑,全身都跃出使背脊空悬硬挺在箱子上面,顺势滚下, 又脆又快。 当天,这两手都获得观众奖饰。他学会表演的第二出戏是《失·空·斩》, 在四川人李准家中的堂会表演, 那天陈彦衡担任提调,约金秀山配司马懿,黄润甫配马谡, 李顺亭配王平,王长林和慈瑞泉配演二老军,他们都是给老谭配戏的一流脚色,真是珠联璧合,使叔岩的成功表演更

  加生色和出色。随后他又连续学会了《捉放曹》、《连营寨》、《洪羊洞》、《南天门》、《搜孤救孤》、《伐鼓骂曹》、《碰碑》…等剧目。在这段期间叔岩深刻融会和控制了轻重缓急、平铺直叙的诀窍。

  此后,陈彦衡迁到川店胡同。 陈彦衡又收了一位很是对劲的门徒-- 即言菊朋。 言本北京名票,他二心学谭派, 凡谭鑫培表演也必往观剧,对谭之身材颇学到几分, 但对谭腔有很多处所还未过奥。刚巧有一天在东北人刘恩格家中堂会,经仆人引见,陈彦衡为他表演《桑园寄子》初度操琴。菊朋唱做本有根底,此次因胡琴得力, 他唱得绘声绘色,博得合座彩声。 由此,陈彦衡认为菊朋是小我才,菊朋也认为先父是位良师,于是一个愿教,一个愿学,订了师生盟约。菊朋遂天天到我家学戏、吊嗓, 在三年内便把陈彦衡所会的谭腔都学到了。同时, 菊朋存有老谭的《法场换子》、《取帅印》、《秘诀寺》脚本但无工尺谱,陈彦衡对这些戏的唱腔亦只记得片段, 遂按照这些唱词, 以“谭腔”的格局成谱。这几出戏, 菊朋都在胜利公司灌了唱片,均是陈彦衡操琴。陈彦衡与言菊朋在揣摩之时, 除四声求准, 腔调务要传情外,也恰当用了一些跳板、消眼、走险而工致活泼的唱法,这就给菊朋后来所编的破格新腔开了门户。 随后,菊朋与陈彦衡同到上海(注:是随梅兰芳一道去表演),当前又到沈阳表演,均大获成功,言成为名角的地位遂确立!后来,两人分手,殊为可惜!陈彦衡应杨宝忠的邀约同去山东表演, 菊朋则约集了一些演员构成剧团在开明戏院经常表演。 此后,言已懂得编新腔的要诀,本着四声要精确的准绳, 编了许很多多超卓的新腔,万变不离其宗,在吐字方面,仍是本诸谭老,到了后来独树一帜,成为公认的言派。 因而,陈彦衡也很是满意培育了另一位超卓的学生。

  还有几位向陈彦衡学戏的人值得一提:一个是罗小宝,另一个是夏山楼主。罗本科班身世,二十几岁颠末倒嗓后,嗓音很是清澈,很想学谭腔, 托人请陈彦衡指教,每天到我家恭顺学戏,两年当前会戏不少,而且找到窍门, 用腔显得矫捷潇洒,在北京表演便吸引了良多观众,后来到了上海表演遭到强烈热闹接待。 夏山楼主本名韩慎先,票友,嗓子好, 唱得委婉有味。随陈彦衡学戏数年,经陈彦衡与他吊嗓后, 调门长到正工以上,且嗓音久练成钢,清亮如水,更兼学到谭腔的变化无穷, 因此遭到一般戏迷的推崇。 适逢上海蓓开公司请韩灌唱片,由陈彦衡操琴,所灌谭腔《朱砂痣》新鲜绝妙因此全国立名。他身材欠安故少有登台表演, 但因唱得好, 故全国各地包罗川、鄂诸省都有人来向他学戏,算是票友界的一位奇人。与夏山楼主一道在天津向先父学谭腔的还有许姬传,也很有成就。而这段期间,孟小冬也曾向先父进修谭腔,在天津她表演颠末先父指导的《失·空·斩》,陈彦衡约了许姬传一道去旁观,对孟的演唱暗示很对劲。 还有一位吴铁庵, 也是陈彦衡很喜好的一论理学生。他8岁上台表演《打棍出箱》被人视为神童。20多岁倒嗓,但幼功很好,做戏颇有独到之处。陈彦衡教会了他不少谭腔,后在北京等地表演极受接待,可惜因患颈淋凑趣核不治,中年即归天。

  一 他本人演唱灌录的唱片:他的嗓音很低, 故历来不肯灌制唱腔唱片, 1925年只因掌管高亭公司灌制唱片的老友罗亮生力劝才录了《空城计》2面和《洪羊洞》1面, 均由他的晚辈兼学生

  茅石升操琴。当前他再没有灌录过小我唱腔的唱片。供稿者在“京剧老唱片”网站下载听到《洪羊洞》, 《空城计》录音则从陈家后人处获得。从他录的这一张半唱片听, 嗓音简直都很低, 但神韵稠密, 日常平凡他教戏都只用低音哼唱。 梅兰芳说“陈先生给人说腔, 非论老生、青衣, 都用‘立音’来哼唱, 音色甜美动听”(见《舞台糊口四十年》1987年版574页)。

  二 陈彦衡操琴吹奏的京剧曲牌:维克多即胜利公司1924出品唱片《柳摇金》1面/《柳青娘》1面;高亭公司1925年出品唱片《柳摇金》反二黄和西皮1面/《柳青娘转海青歌》1面/《傍装台》1面;大中华公司唱片《山坡羊》1面/《夜深厚》(卓卤齐打鼓) 1面/《反柳摇金》1面/《小开门》接《万年欢》1面;开明公司唱片《一枝花》接《傍妆台》1面/《反柳摇金》1面。可惜《京剧大戏考》一书未列出曲牌唱片目次, 目前也未见有他吹奏的曲牌CD 出售。

  三 由陈彦衡操琴伴奏他人演唱的唱片

  1、 言菊朋唱:《二进宫》 1924年 2面/ 《状元谱》1924年1面/《取帅印》1924年 2面/《法场换子》1924年 1面/《奇冤报》1924年 1面/《鱼藏剑》1924年 1面/《辕门斩子》1924年 1面/《桑园寄子》1924年 1面, 均为胜利唱片公司(即维克多)录制出品。

  2、 夏山楼主唱:《朱砂痣》1925年 高亭1面/《定军山》1925年 高亭1面/《打鼓骂曹》1929年 开明2面/《乌龙院》1929年 开明2面/《托兆碰碑》1929年 开明2面;

  3、 苏少卿唱:《空城计》1929年 2面/《搜孤救孤》1929年 2面/《乌盆记》1929年1面/《骂曹 》1929年 1面/《卖马》 1929年 1面/, 《乌龙院》 1929年 1面, 均为大中华唱片公司录制出品。

  4、 陈富年唱:《祭江》2面, 百代钻石针唱片 :《三击掌》1面, 1925年高亭唱片:《探寒窑》1面和《二进宫》1面, 1929年开明唱片。还有高亭《落花圃》1面和胜利《庆顶珠》1面能否亦为其父操琴,待考。

  5、蒋君稼唱:《战蒲关》1926年 2面/《五花洞》1926年2面/《南天门》1926年 1面/《孝义节》 1926年 1面,均高亭唱片公司出品

  6、 静逸斋即任子珍唱:开明公司1929年出品唱片《搜孤救孤》/《奇冤报》(吴小如先生曾珍藏此唱片,已赠送给“中国戏曲学院”)

  以上唱片参考材料来历:罗亮生著《戏曲唱片史话》及吴小如先生的订补, 载《京剧谈往录》三编, 吴小如先生与供稿者的小我通信, 柴俊为主编《京剧大戏考》, 《京剧老唱片》网站“陈彦衡唱片”的目次, 以及陈家后人供给的环境等。

  词条标签:

  百科大全·互动百科

  百科大全·互动百科

  玛瑙网,客观、专业、权势巨子的学问性互动百科全书。玛瑙网,伪基百科学问大全,育儿学问百科全书,中国儿童大百科全书动物世界大百科下载